第八章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抢鲜订做我的她| 作者:夏冰| 类别:都市言情

    四月中旬考完期中考。又是另一波校园活动的高操;动态的固然不少,静态的也同样应接不暇。举凡书展、电影展、书法展、校?纫衾只帷11肪缯梗?约氨弦瞪你坛险魉得骰岬鹊取?br />

    这些免钱或者只须少许一点成本费的展?,向来是迟郁荔的最爱,所以当石采萍在上完炉后,邀她一起去看看书展时,她立刻一口答应。

    校?仁檎孤舻氖槎际怯写蛘鄣模?庵纸鱿抻谘你摹负每担恋拇踔尽故遣幌佣嗟摹?br />

    “喔,差点忘了!你的毕业纪念册我帮你代领了,等会儿一起去我的宿舍拿。”都快毕业了,石采萍仍不改她跷炉迟到的毛病。

    “毕业纪念册?不是毕业典礼时才会发的吗?”

    “那是全校的毕业纪念册,我说的是我们班上自己做的班级毕业纪念册,你不会根木忘了有这件事了吧?”

    石采萍“嘿嘿”了两声。

    “收钱交照片都是半年前的事了,忘记是很正常的嘛!”石采萍从一上大学就在补习班、家教班,和才艺班中半工半读讨生活?学费,常常要赶时间上下炉。迟到跷炉是情有可原,所以迟郁荔也不忍苛责。

    每个人的背景环境都不相同,是不能以已量人的。

    “都快毕业了,你也多关心一下班上同学,以免十年后开同学会,大家不记得有你这么一位同窗好友了。”

    “起码有你一定记得我。”

    “毕业后想做什么?还是想继续在补习班教书吗?”

    “嗯,再教个一两年,等存够钱我想出国念书,真正享受一下学生的生活。班上其他人呢?他们毕业后要做什么?”

    “准备高普考、出国、师资班、教育学分班、等当兵,还有人已经开始找工作了。上了大四之后,大家各忙各的,连我们两个都很久没在教室之外的地方见面了。”说来,已有天下无不敬筵席的感慨。

    “哼,还敢说!我们是忙着未来,有人可是忙着恋爱呢!”

    “才没有,我也是忙着家教和打工;再说他也很忙,我们才没有像你说的那么常在一起。”

    “我又没指名道姓,你不打自招干嘛?怎么?现在不会急着解释你真的不是颜子睿的女朋友了?”

    “现在当然是,可是一开始真的不是,偏偏大家都不相信。”而且还落阱下石地在旁看好戏。

    “哎呀!反正结局都是一样的嘛!没想到颜子睿其实没有传言中那么花心,我原以为他大概只是想换换口味才找上上你的,谁知道他是认真的!”

    迟郁荔虽然还没破颜子睿交往最长的时间纪录,但是照他们两个目前发展的情形看来,短期间是不太可能如了那些等着他们分手的人的意。

    唉!颜子睿也算是被传言所累,明明每一次都是很认真的,可是被套上了花心的刻板印象后,就难逃?言的十字架了。

    “嗯,他很好,我也不差啊!”石采萍?k?k称奇?“交了男朋友,人也变得更有自信了,恋爱的好处还真是不少呢!”

    “那当然!采萍,我晚上还有家教,我们先去我住的地方拿你的毕业纪念册好了。”

    颜子睿每天都要去他花了不少心血和时间的专柜瞧瞧,没有办法送她时,她就得提早搭公车去家教。

    经过图书馆,石采萍突然问道?“郁荔,你不是说毕业后要当图书馆员吗?有没有请助教帮你留意,是不是哪里有缺额?”

    “我改变想法了,毕业后先在服饰业工作个一年,再看哪些大学有开设行销的炉,我想朝这一方面试试看。”说到这里,她又笑了起来。“读了四年图资系,结果还是没能学以致用。”

    “不会啊!我倒觉得同样四年的大学,本来就是因人而异;只要能找到自己的方向,回想起来不会感到后悔就很好了。如果一定要预设大学生活就该是如何过,那不是更失去意义?”

    一人一种生活嘛!

    迟郁荔常想,不知是怎样的一股动力支持着石采萍?当其他人在炉余可以玩乐时,她却要汲汲于生活费的筹措,想想,或许就是这种达观的生活态度吧!

    “采萍,你会过得很好很好的。”

    石采萍皱着眉,赏她一个戴了有色隐形眼镜的大蓝眼。“你是谈恋爱谈昏头了吗?我本来就一直活得很好。”

    迟郁荔勾着她的手臂。

    “快走吧!我们班上的毕业纪念册很精采?眩『芏嗳司椭苯影阉?悄信?笥训恼掌?卜旁谏厦妫?阋欢u济患**乙?煤玫卦傧蚰憬樯芤淮挝颐前嗌系目砂**恰!顾你攀?善技弊摺?br />

    石宋萍不知道迟郁荔怎么会突然兴奋了起来?

    “喂,长腿小姐,走慢点。你只是步伐加大,可我这短腿族就得小跑步才追得上。恋爱的人都是像你这样随时随地心情飞扬的吗?那我也要抽时间好好地来谈个恋爱。

    对!大家一起来恋爱。

    “小姐,你们这一款的衣服,还有没有其它的颜色?”一个打扮入时的女郎拿着架上的一件白色针织上衣问着正在整理衣服的迟郁荔。

    “对不起,这一款只剩下这一件了。您想要哪一个颜色,我可以帮你问问看其它分店有没有存货?”

    “我是想买件黄色来配我的一件裙子的。”

    “你的裙子是什么颜色?”

    “大概是这种颜色。”客人指着一件外套上的橄?炻獭!缚墒潜人**坏悖?煌耆?谎?!?br />

    虽然可能是同一色系,但是不同的灯光照射下,还有会有色差。如果只为业绩,不管衣服究竟搭不搭配,多卖出了一件衣服,却失去了一位顾客,那就不划算了;迟郁荔想了一下。

    “这样好了,您什么时候有空再来一趟,顺便把您那件裙子带来。我先问问看还有没有存货,就算没有,下次您再来时,我也可以就您的裙子帮您搭配适合的上衣。”

    “好啊!我后天再来一趟,那就麻烦你了。”

    “不客气。”

    客人轻摆柳腰走了。

    迟郁荔记下她要询问的衣服款式以及日期。打工了一个多月,她现在对?售流程已经很熟稔了,基本上客户的要求都是一样的——满意的服务以及充足的款式选择,就能让客户下次再来了。

    门铃响起,她惯性地喊道?“欢迎光临!”

    一抬头,才知道是颜子睿的母亲。

    “颜妈妈,你回来了啊?”颜子睿陪着母亲去巡视各分店,怎么会没一起回来?她看向门外,还是没有。

    颜母笑着说?“不用看了,子睿去停车,顺便买晚餐。等会儿你和小雯把店面收拾收拾,一起吃完饭后,就叫他送你回去。”

    “好。”

    “自从你在这里打工,我星期日就像多了个免费的司机,不然他啊,才没跑得这么勤!”儿子从前的女友她是没见过,乍见迟郁荔果真不如“芳名录”上诸色女子的艳丽;她虽未明讲,但是暗地里好好地消遣了儿子一顿。

    现在她倒真的要夸儿子有眼光了,短短的时间?龋?儆衾笳媸怯?从?形兜懒恕?br />

    迟郁荔不比自己儿子厚脸皮,未来的媳妇可要多珍惜点。

    “我先上楼了。”

    “老板娘很喜欢你呢!”另一位店员小雯走过来对迟郁荔这么说。

    “她也很照顾你们啊!”“老板娘是很照顾我们,不过她只有在对他儿子时才会和他开开玩笑,现在又多了你一个。我跟了老板娘这么多年,不会看错的。”

    颜子睿提了几个便当进门。“要关店了吗?我买了很多,大家一起吃。”

    小雯摇摇头。“我和男朋友约好了。”

    “好吧!那我先上去了。郁荔,收好了就上来。”他乒乒乓乓地跑上楼。

    “我真?慕你!小老板和你同校,又会接送你来打工,不像我男朋友是做业务的,工作时间不定,有时比我还晚下班,而我假日又得上班。星期日多了你一个,可是佩秦休假我就休不成,几乎要找不出共同的空闲时间来约会了。”

    颜子睿也抱怨过他们两个都太忙,没有时间见面。可是在迟郁荔需要家教收入,颜子睿也有自己要做的事的情?r下,只好尽量挪出时间来了,所以她很能体谅小雯的心情。

    “你先走好了,反正只要再核对一下,我可以自己来。”

    “真的?你人真好,难怪小老板那么喜欢你!那我把休息的牌子挂上,先走了喔!拜!”要约会跑得比谁都快。

    迟郁荔想起还要帮客人调货的事,但不知道其它分店关门了没?于是她又打了电话确定之后,把柜子上锁;正想上楼吃晚餐,却见颜子睿突然跑下楼,没有理她就往门外冲。

    “子睿!”颜母在二楼往楼下喊。

    发生什么事了?迟郁荔发了一会儿呆,将店面巡过一遍,确定没问题后关灯上楼。颜母就坐在会客沙发上,轻揉着大阳穴。

    看到迟郁荔,她笑着说?“肚子饿了吧?快坐下来吃饭。”一桌的饭菜没有动过的?象。

    “刚才我看见颜子睿跑了出去。”

    “我和他吵了一架,把你吓到了?”

    “不会。我弟弟也常和我爸爸闹脾气,不过他们都是吵过就算了。”有人这样安慰人的吗?

    “不用担心,等你吃完饭,他大概就会回来了。颜妈妈教子有方,子睿再怎么生气,也会回来的。”

    “是为了他毕业后工作的事吗?”颜子睿说过想在退伍后去国外学设计,去哪一国还不一定,他也还没向颜母提。

    颜母叹了口气?

    “我也不是反对他一定要走设计的路,只是毕竟国?瘸晒Φ纳杓剖μ?倭恕恳桓瞿盖鬃苁窍?约汉19友∫惶鹾米叩穆罚?宇:苡猩桃笛酃猓?苑?我狄埠苡行巳ぃ?伪卦偻?缑绲穆飞献<img src="image/lujpg">俊?br />

    迟郁荔原本就口拙。父亲和迟育?吵架时,她都噤声不语了;颜子睿和颜母吵架,她更不敢随便插嘴,她只能呆呆地坐在颜母身旁,连怎么安慰起都不知道。

    隔了一会儿,颜母才又叹口气说?“出国还不知道要读几年,在国外人生地不熟的,叫我怎么不担心?郁荔,你说是不是?”

    “啊?!她这会一定得讲话了。

    “颜妈妈,你有看过颜子睿打算在毕业展上让我穿上走秀的衣服吗?衣服是还没做好,不过草图还在,他都随身带着的。”迟郁荔打开颜子睿的袋子。“应该在袋子里,有了,你看!”

    亏儿子还敢称自己为大情圣!迟郁荔和他都交往多久了,还是连名带姓地喊!

    颜母会卖衣服,不过说起如何设计衣服,她也是个大外行一个。一张简单的草图,她完全看不出端倪,可是迟郁荔那么态热地拿给她看,她只好接过。

    “其实这种草图我也是看不懂,可是每次我看他在设计时那种专注的样子,我就很?慕。我是读图资系的,也一直只希望当个图书馆馆员,或者在一般公司?雀涸鹱柿戏堇喙榈档墓ぷ鳎你俏抑皇抢硭?比坏厝衔?馐俏医?匆?叩穆贰r恢钡窖兆宇8嫠呶乙恍┓?我档淖?r后,才引发了我对行销的兴趣,会来这里打工也是他建议的。我爸妈甚至还认为我毕业后就可以嫁人,何必工作!”

    她顿了顿——

    “我知道对于行销和销售我懂的还很少,可是不管我爸妈怎么说,我都觉得我应该走我想走的路。我当然也会嫁人,但是除了嫁人外,有些事是我想做做看的。每个人都有他自己想过的生活,想走的路,不是其他人可以介入的。颜妈妈,我不知道颜子睿选择的路对不对,但是我知道,他现在不做,将来一定会后悔的,所以就请让他试试看吧!”

    颜母握住迟郁荔的手。想起自己年轻时不顾父母反对,坚持嫁给身为飞官的颜父。在颜父殉职后,她也咬着牙把儿子养大了。

    “坐过来一点。”迟郁荔坐到颜母身边。“看来我真是老了,心思也跟着保守了起来。”

    “颜妈妈,你别这样说!是不是我说错话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颜母拍拍迟郁荔的手安抚她。

    “颜妈妈没有生气,我很高兴。人家都说女儿帖心,本来子睿已经很让我引以为豪,有几家的儿子能养得像我家子睿那么好的。现在看来,果然还是女儿要好一点。”

    颜母语气又顿了一顿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