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点小说网 其他类型 钻石儿媳 第三百八十三章(全文完结)

第三百八十三章(全文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钻石儿媳| 作者:简思| 类别:其他类型

    小沈拿着那一百块钱自己在付致宁的眼前晃荡,付致宁忍着一口气。

    做好了饭菜,她接了一个电话就要走,付致宁起身拦住她。

    “我送你吧。”

    方子招有些诧异的,它这是要把小沈给自己留下,然后他送自己?

    付致宁也似乎就想到这个问题了,子招笑笑:“真的不用送,师兄过来,顺路就送我去了。”

    子招要转身,付致宁抓住她的手,有些事情他想要问清楚。

    “子招,我就求一句实话,你告诉我,你跟你师兄是之前还是……”

    方子招慢慢的掰开他的手:“是之后。”

    “那我要是说我错了……”付致宁已经尽了最大的退让,在他的世界上很少能有事情叫他说出来自己错的,他能认错就是对方子招最大的肯定了。

    “阿宁,我们之间的问题不在这里。”

    “那在哪里,你说啊。”

    子招叹气,电话又跟了进来,子招没有办法在拖下去,自己掰开付致宁的手就转身离开了,付致宁就搞不懂女人,或许是他从来就没有明白过。

    女人本身就是很麻烦的。

    子招的病还是严重了,或许当时人家就是冲着这点来的,根本就是不想让她活了,感染的又是多项综合,身体的抵抗力马上就跟着开始下降,师兄说要送她去医院,可是子招不想去。

    “子招,你听我的话,也许现在我们还能做一些什么。”

    子招摇头:“做什么都晚了,师兄你知道吧,我从来就不后悔我干了这行,可是现在你问我,我不能说我没有后悔过,这么好的人生我还没有享受过,我觉得自己很倒霉,恨不得叫全世界的人都来心疼我,师兄我很痛……”

    子招的眼泪唰唰的往下落,埋藏在心里很久的秘密还是说了出来,你知道她有多么希望能活着吗?

    对生命的渴望,只有活着她才能感受到今天明天乃至于后天,她还没有结婚没有生过孩子,还有就连人生的第一次都没有经历过,有人说疼,有人说一点都不痛,她却不能……

    子招弓着身体在哭,放声的哭泣着。

    她多不甘心啊。

    师兄抓着子招的手:“子招,子招……”

    “师兄,我的心好疼,我爸爸妈妈要怎么办?他们怎么办啊?阿宁……”

    子招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弄的师兄都是心灰意冷的,她抱歉的看着师兄笑笑,眼睛哭得通红,可能人都是会有忍不住压力的一天,这样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就真的很管用。

    “师兄对不起,我有些任性了。”

    师兄推推自己的眼镜,无奈的对上子招的视线,他在子招的哭声里现了一件事情,也许就是连她自己都没有觉的一件事情。

    “子招,不如就跟付致宁说了吧,这样他能陪在你的身边……”

    方子招不等师兄说完话,自己摇着头。

    “师兄,阿宁从小就没有感受到过家里的温暖,他的人生本来就是残破的,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他要怎么面对人生呢?总不能就连他人生的最后一点希望都给打破了,这并不是一件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我喜欢他,所以我希望我能看见他幸福,看着他笑。”

    子招一字一句的说着。

    她有多么希望自己活着,就有多么希望会看见付致宁幸福健康,人活着才有一切,这么痛苦的事情她不想在叫另外的人知道,除了徒劳的增加负担就没有别的了。

    “师兄,你也走吧。”

    越是到最后,越是伤人,子招只想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待着,做一些快乐的事情,去做一些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然后安安静静的离开这个世界,选一个好时节,不知道能不能等到花开的时节了,她不希望自己在冬天死去,那样会冷的。

    她不喜欢寒冷。

    师兄拉住子招的手。

    “好了,这些话我就当做是没有听见,你好好的休息。”

    师兄去了医院,还是询问子招的情况,医生也是觉得无奈。

    “这病感染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她现的又晚,我想你可能不知道她感染的是多方面的……”

    医生给师兄说着,师兄是知道子招得罪过谁的,他拖了很多的人,才能进去见到了杨乐。

    杨乐以为来找自己的人会是付致宁,或者是方子招,却没有想到会是一个不认识的人,自己就想转身回去,不认识的人有什么好说的?

    “我是方子招的师兄。”

    师兄自报家门。

    杨乐坐在椅子上,后面自然有看着的人,他看着师兄,挑高眉头,他都进来了,自己也就不怕别的什么了,死都不怕了。

    “怎么,有这个闲情逸致来找我聊天?”

    师兄只觉得眼前的人面目可憎,他怎么就能这样?自己的一个同事已经死在了他的手里,现在子招又被他给害成这样。

    “你知道我的那个同事因为报道了你的事情,他的妻子怀着身孕,但是打掉了孩子……”

    “那是他活该,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难道他自己不清楚?”

    “杨先生我只想问你一句,若是以后你的孩子也生这样的事情呢?”

    “那就是她的命。”

    “子招呢?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子招?我听说付致宁跟你是兄弟,就是看在兄弟的面子上……”

    杨乐觉得跟眼前的人说话很累,这个人全身上下带着道德观跟自己说这些废话,有劲儿吗?

    “你现在有时间跟我说这些,还不如赶紧的多陪陪方子招,她是没几天好活的吧?比我预计的时间还要晚一些,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种等死的过程。”

    杨乐起身,这边师兄拍着玻璃板,他碰触不到杨乐的脸跟身体,但是他浑身都被一种愤怒所点燃了,他不断的拍打着,他就很想掐死眼前的人,杨乐唇角带笑的看着外面的人,人活着就不见得能幸福。

    这辈子他玩过了,疯过了,足够了,别的他已经想不了太多了。

    闭着眼睛,被带了进去。

    小沈给子招打电话,因为干爸每个星期都来家里,而且沉着脸,因为干妈已经好几个星期都没有出现了,子招接起来电话,脸色有些差。

    “嗯,某某啊,想干妈了吗?”

    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抱着小沈的时候,子招就愿意把小沈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因为这辈子她没有机会生一个孩子,没有机会体会到当母亲的心,所以她只能借由从这个孩子的身上获取一点当母亲的心。

    “干妈,你怎么不来看我啊?”

    小沈也是真的有点想子招了,真是的,他可以不要玩具了,干妈人来了就好了。

    “干妈要出去一趟,可能长时间不能来看你了,我托人给你买了很多的好的玩具……”

    小沈挂断了电话,付致宁看着他,他摊着两只小手,无奈地看着付致宁的方向:“我干妈说了,最近有事情不能来看我了。”

    虽然小沈也会觉得失望,但那种失望跟付致宁的就绝对不能相比。

    付致宁起先还能出去玩,跟人喝喝酒,逢场作戏试试,在接下去,觉得人生了无趣味,他躺在酒店里,横在床上,两三天没有吃东西也不会觉得饿,觉得就这样吧。

    付致东一直就想把付致宁弄到公司去,他不是没有那个本事,但是他现在就是不肯往好的地方去。

    酒店的人说好像已经两天没有看见付先生下来用餐了,也许是出去吃了,付致东叫打扫的阿姨把门给打开,迎面对着鼻子就冲出来一股子的呛人的酒气,打扫的阿姨也很是为难,经理特别交代了,楼上的这间如果没有叫,就一定不能进去。

    付致东走进去,付致宁还在睡呢,醒了睡,睡了醒的,就反反复复的保持这种现状。

    把被子从他的身上挪开。

    “阿宁……”

    拍拍付致宁的脸,付致宁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付致东,自己的神智有些不清醒,睡的多了,脑子就更加的迷糊了。

    “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付致东拖着付致宁往卫生间去,推进了淋浴间,拧开水龙头就往他的身上波冷水。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像是什么样子?”

    付致宁蹲在地上:“我应该是什么样子、你告诉我,我应该是什么样子?”

    付致东把手里的东西摔在地上:“阿宁啊,你这样就是要叫我们担心,你知道我每天要操心完公司的事情还要操心你……”

    付致东扯着自己的领带,他就是有一种不受控制的感觉,觉得阿宁早晚会闹出来事情的,在这个之前自己尽量想要控制了,但是现在事情的展自己就是控制不住。

    要是有一天阿宁弄了飞叶子,他觉得自己一点都不会意外的。

    因为空虚。

    付致宁呵呵的笑着,他真不知道自己活着干什么啊,对子招的心淡了,真的就莫名的淡了。

    说不出来的感受,你问他爱不爱子招,要真说爱,好像有些严重,说不爱好像又有些骗人,喜欢就是一定的,但是子招不喜欢他,所以自己现在也要放手了。

    “为了一个方子招……”

    付致宁看着自己哥哥,付致东到现在都还不了解,从来就不是为了子招,他只是缺少了一部分活下去的勇气。

    付致宁坐在床上,付致东当着付致宁的面强忍着才没有出手,他的火气已经憋到了顶点,哪怕就是他去玩男人,当哥哥的绝对二话没有,总比现在这样活着好像死去了的好。

    付致宁找了那个大师,静静的坐了一个下午,只是听他讲经,其实有些他听不懂,但是听了心里就会舒服。

    大师看着付致宁伸出手从位置上走了下来,手放在他的头上,大师的手上戴了几串的佛珠,佛珠落在付致宁的鼻尖上,付致宁睁着眼睛。

    “我早就说过你跟我有缘。”

    付致宁每天都往大师那里去跑,对于付致东来说,他不信这些,所以他不能接受,觉得这些就都是骗人的,突然就生出来了一种孝庄似的愤怒,付致东努力的劝付致宁,但是效果不大。

    付致宁就铁了心的好像着了魔一样。

    子招的情况越来越糟糕,师兄有时候都觉得下一秒就要坚持不下去了,师兄握着子招的手,跟子招说,还是跟她家里人说了吧,要不然等家里人知道之后就是一辈子的痛苦。

    “子招,你听我的话,你爸爸妈妈到时候知道会伤心的……”

    子招转过脸看着外面,现在就必须进医院接受治疗了,这不是她说不想来就能不来的。

    看着外面的风景长长叹口气:“晚些知道要比早些知道的好。”

    师兄弄不过她,又不能越过子招给她父母打电话,子招这边又没有什么亲人,师兄根本就不知道子招跟台长的关系,主要也是两个人平时隐瞒的太严密了,全台上下就没有一个人知道的。

    台长哪里会知道,自己原本是觉得不想叫别人认为子招是靠着自己爬上来的,最后却造成了那样的遗憾。

    子招心情好的时候会出去转转,不过普遍的心情都是不好的,压抑着自己的生活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吃什么就是反复的吐,医生护士都有说过,这就完全是病人心里抵触的情绪。

    师兄来的时候弄了一个花环,并不是特别漂亮,没有人家手巧弄的好,就是用柳条折的,递给子招。

    “我也就这个手艺了。”

    子招却觉得好笑,拿在手里就那么盯盯的看着,晚上不睡觉,就歪着头看,躺在床上看。

    师兄站在外面,就那么看着。

    付致宁这边付致东跟着上火上的大了,嗓子说话就说不出来,跟李紫阳说,叫紫阳去劝劝付致宁,毕竟紫阳的话有时候阿宁还是听的。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紫阳就是没听明白,想叫自己去劝什么啊?

    付致东就说了,说阿宁看着这样,弄不好将来就得当和尚去,沈熙跟李紫阳开始还以为付致东是开玩笑呢,后来听他说,这就不像是了,付致东越说越火大,阿宁这就是着魔了。

    “我说什么他都不听,每天跑过去就待在哪里,我就是怕那个人有别的心思,我好好的弟弟,你说要什么没有啊?”

    李紫阳跟沈熙换了衣服,紫阳坐在床上,觉得这事儿,还是从方子招身上起来的。

    自己嘟囔了一句,那边沈奶奶也是等付致东走了,才推门进来。

    “阿宁你们可得好好的劝,好好的人怎么就这样了呢,不是不能信,但是也要差不多。”

    沈奶奶是了解这几个孩子的,你说先是杨乐,然后是付致宁,你说这一个一个的就不叫人省心。

    沈熙开着车拐到了酒店,人没在,说是早早就出去了。

    付致宁的这个师傅据说在这方面有很深的渊源,他过来这里都是被请过来的,入住的也是五星级的大酒店,身份跟别人就是不同,人家现在这个地步似乎就没有必要对付致宁下手。

    付致宁很早之前就说过他想跟着师傅走,但是师傅拒绝了,叫他好好的想清楚,他会留在这边一个月,因为要见某个比较重要的人。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会有私欲,想要知道想要算计的事情就会多,想的事情多了,脑子就会痛,烦恼就会多,越是往上越是如此,想要的东西太多,抓不住的东西太多,烦恼就跟着增加,一天一天,何其多。

    师傅只是在打坐,付致宁坐在下面,他真的觉得心里很宁静。

    李紫阳这边给沈奶奶打电话,说是自己晚上有可能会回去晚点,阿宁人就没有在酒店。

    “行,知道了,你们好好劝就行了,家里不要担心。”

    付致宁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李紫阳推开车门从车上下来喊了一声:“阿宁……”

    付致宁回了楼上给沈熙和紫阳倒了一杯水,李紫阳觉得眼前的一切叫她觉得不靠谱,开玩笑呢?付致宁给她倒水?

    他天生就是没有长心的人好吧?

    “阿宁,我能跟你谈谈吗?”

    “谈什么?”付致宁坐下身,倒是比任何人都平静,李紫阳反倒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沈熙跟付致宁一直在说话,但是却劝不了人,沈熙是最伤心的,兄弟一个两个的都这样,付致宁不是不懂,但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他现在就是觉得四大皆空了。

    “阿宁,如果子招肯回头呢?”

    紫阳就问了这么一句。

    李紫阳知道付致宁从来不撒谎,他说是那就必然是,他说对生活毫无眷恋了,那就是真的没有任何不舍的了,他说想要跟着师傅走,那就是真的想走了,但是她想知道如果子招肯回头呢?

    付致宁犹豫了。

    是的,说出来有些讽刺,在这个世界上能留住他的人不是他的父母,不是他的亲生哥哥,不是他多年的朋友,能唯一叫他有些犹豫的人竟然是一个方子招,子招?

    付致宁没有吭声。

    “阿宁,我就问你这一句,如果子招说要你们重新开始呢?”

    付致宁的表情变得有些迷惘,好像有些看不清紫阳的脸,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子招?”

    “对,子招,方子招……”

    紫阳这是好说歹说的把付致宁给劝住了,至少现在不能叫他走,真的走了,就劝不回来了。

    李紫阳上了车,带上车门,觉得自己浑身都软了。

    她算是明白看电视剧时候孝庄的那种感觉了,她真的挺恨那个大师的,你是师傅你了解人性,你怎么就忍心把他变成那样的一个人呢?您这样的伟大,那些了不起的事情只有您来做不就是可以了?

    紫阳闭着眼睛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她想,可能是因为自己有儿子,将来她儿子要是走了这一步,她真是想杀了对方的心思都有。

    回到家,沈奶奶也没有睡,等着消息呢。

    听完紫阳的话,沈奶奶悠悠叹口气。

    “别人都羡慕这些孩子家庭好,你看到底哪里好了,做父母的如果不能给孩子一个好的家庭,一个好的氛围,就不要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何必叫他们承受这样的痛苦,不是给了钱,给了权就等于给了一切的,人活着总是要有精神寄托的。”

    沈奶奶回了房间一个晚上也没有睡好,翻来覆去的,就是做梦,梦见沈熙小时候。

    沈熙他妈对着沈熙真是够狠的了,每每想起来沈奶奶就觉得自己的心脏难受的厉害,她真怕沈熙就走上一条不归路,小时候那样的好勇斗狠的,你说要真是想不开了,做了什么,他们两个老的能做什么改变?

    这是幸好遇上了紫阳,幸好啊。

    紫阳这边翻来覆去,沈熙也是还没有睡着呢,自己坐起身,你说这破事儿弄的。

    他妈的当演电视剧呢?

    出家?

    你好好的出什么家啊?

    沈熙都要把头全部都给拔光了,紫阳坐起身,拿着手机找着方子招的电话号打了出去,子招大半夜的接起来。

    “喂……”

    紫阳一愣,怎么好像不舒服一样呢。

    “子招,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李紫阳去了方子招的家里,她好像是才从外面回来,家里地面还全都是灰,很奇怪的感觉。

    “你没有在家?”

    难道是跟人家同居了?不会吧。

    紫阳想了今天自己来了,就一定要把子招给说动了,不管怎么样她回到阿宁的身边,阿宁就会绝了这个心思。

    子招都听紫阳说了,但是脸上没有动容的表情,紫阳觉得很怪,她不是应该对自己说点什么的吗?

    “子招……”紫阳伸出手在方子招的眼前挥了挥,子招回过神:“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挺好的?

    李紫阳站起身,她是压根就没有想到方子招竟然会给自己这样的一个答案,付致宁出家她还觉得挺好的?哪怕就是不做情人了,但是这样的态度是不是有些过于狠了?

    “子招,你是不是还没有听清我在说什么?”

    方子招笑了,她突然好想就明白付致宁的心思了。

    阿宁对这个世界的留恋太少,他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或者在别人看来自己就是自私,因为她活不成了,所以她希望付致宁出家,其实并不是的,她只是希望阿宁能好,这是他的心愿,自己愿意祝福他的。

    紫阳的脾气很暴躁,因为这个时候自己就没有办法冷静下来,看着方子招,她不想说难听的话,但是人到了激动的时候就难免会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我知道阿宁伤害过你,但是子招啊,他现在唯一能觉得有留恋的人就是你了……”

    紫阳觉得方子招还没有搞清楚事情的严重性,付致东那么潇洒的人嗓子肿的一句话说不出来,沈奶奶只是看着付致宁长大的一夜都没有睡,就更加不用说沈熙了,怎么到了方子招这里就变成了好像去吃个饭那么容易?

    现在紫阳算是明白了,阿宁爱的这个女人够冷血的了。

    打着我都是为了你好的招牌,怂恿他去是不是?

    子招苦笑着,自己是唯一的希望了吗?原来她这么的重要啊,可是她也不能陪着他到最后了,一旦自己死了,他的信仰会不会就会全部都破灭掉?如果自己死在了他的面前,是不是会比现在的情况就更加的糟糕?

    子招浑身都觉得无力,自己靠在沙上,抱着双腿,紫阳看着她的脸色真的很糟糕。

    “你是不是身体哪里觉得不舒服?”

    子招试着看向外面:“紫阳你觉得他现在这样活就开心吗?”

    依着她看,她看不到付致宁的快乐,说真的她是能感觉到的,付致宁的快乐就是那时候给自己做饭的时候,但是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她不能陪着阿宁了,也不能叫他痛苦。

    “在不快乐也不能……”

    “你不懂。”

    子招喃喃的说着。

    李紫阳火大的从楼上下来,自己算是白去了,跟方子招说了半天的话,她好像就听不懂人话似的,一直在打岔。

    紫阳心里都觉得是不是两个人就商量好的?

    子招早早就知道阿宁会有这个打算的?事情展到今天她就不能不这样怀疑。

    陈星听着沈熙说,就觉得沈熙是在开玩笑,阿宁出家,这就好比说自己做了变性手术一样,今天也是愚人节。“你别跟我逗闷子了,阿宁出家?前几天我们俩才去喝花酒。”

    陈星把自己给抛进座椅里,自己摇摇晃晃的,看着沈熙的脸色又不像是开玩笑,带着满脸的狐疑、;“是不是弄错了啊?我怎么觉得这么不真实呢?”

    付致宁又开车走人了,沈熙跟陈星抓了一个空。

    沈熙觉得自己的火爆脾气又好像要上来了,找人问那个大师的地址,要到手里跟陈星就说着,还真是一个大师,住五星级的酒店,陈星推了沈熙一把。

    “别乱说话。”

    陈星家里的老头子是信这个的,每年都是要去五佛山的,你以为当官的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明白,但是谁都不愿意说出来而已,越是 有钱的,越是有权的人就越是迷信。

    陈星是信的,所以觉得沈熙的嘴巴就有点太松了,那个大师他是见过的,自己家老头子很尊敬的。

    “你小心着点说话,别什么都说。”

    两个人开车找过去,付致宁果然就在,大师的屋子里还有几个人好像在讨论什么,付致宁就在里面打坐,坐的很是安静,陈星进去第一眼看见付致宁觉得有些不置信,他就坐在哪里老老实实的?坐了这么半天?

    他跟他爷爷尝试过,但是坐不住,真的要有耐性的。

    “阿宁,你还真是会找消遣呢……”

    付致宁没有说话,就好像听不见一样,脸上的表情很是平静。

    陈星对着大师双手合十,大师对他也是有印象的,叹口气,陈星就说付致宁的情况。

    “现在谁劝都劝不了,大师我知道也许阿宁真的是跟你有缘分,但是他的缘分在别的地方也还有呢,你要体谅当父母的心,他家里还有哥哥也有父母,看着儿子这样,会伤心的。”

    那大师只是微笑,一直在摇头,他能在付致宁身上看出来的就是无爱无恨。

    陈星说的嘴巴都要破了,奈何就是一点进展都没有,沈熙就观察着付致宁从他们进来到现在两个小时过去了,他就没有起来过一次,付致宁有没有耐性,作为朋友他是最了解的。

    大师叫付致宁起来,付致宁就真的起来了。

    “你记住我说过的话,过几天我就要回去了,你还有朋友这样的关心你……”

    不是不断啊,只是还没有到时候而已,人世间的尘缘早晚有一天皆会断的,特别是他。

    付致宁上了车,陈星踩了一下刹车,车子就横在路上,陈星打开车门,自己从这边下去走到付致宁的一侧,把他前面的车门打开,拉着他要往外面去。

    “你疯了是不是?你疯了是不是?”

    付致宁只是冷眼的瞧着陈星,瞧的陈星心里毛,你这算是什么眼神?

    过去付致宁的眼神可不是这种,会带着嘲讽讥笑或者是不屑,但绝对不会有眼下这种情况,平静,就好像是静静的溪水一样。沈熙拽着陈星的手。

    “你现在他妈的跟我说什么?你要出家?就为了方子招,为了那么一个贱女人,矫情的人我见的多了,可是这么矫情的我倒是少见,要么你就认错把她给哄回来,为了她要死要活的至于吗?阿宁你变的我都不认识你了,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变得叫我觉得伤心,你哥喜欢男人,你现在说要出家,你就是在恨你爸……”

    “我不恨他,我也不恨任何人,我说过的,跟子招没有关系,我们俩也就是这种缘分了……”

    “放屁,什么叫这种缘分?你过去是怎么做的?你要是想要她,我来想办法……”

    逼一个女人,他还是有点办法的,陈星的脑子就真的有些胀了,如果能留住阿宁,只能用方子招的话,那么就逼。

    付致宁是他朋友啊,方子招不是。

    付致宁觉得自己的心里世界很是平静,从来没有过的,但是他又不能全部说出来给被人听,说了别人也不会懂,子招他真的不爱了,也许一开始就没有爱过。

    付致宁觉得人世界的爱情有些复杂,自己又没有那样的七巧玲珑心,他决定不爱了,再回头努力想想,似乎也从来就没有爱过。

    陈星觉得他还真是就着魔了,能说出来这样的话,不是因为方子招你至于吗?

    沈熙倒是有点听明白了,是的,付致宁那意思之前就是没有找到要活下去的理由,现在有了,所以他要舍弃一切了?

    付致东没有办法,付致宁这么闹,早晚父亲得知道,直接就把付致宁给关起来了,可是付致宁的态度就是完全配合的,每天吃饭睡觉念经,是的,念经……

    付致东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誓,只要他好好的,好好的活着,现在就是要自己娶个女人结婚生孩子,他都能做到,哪怕心里再不甘愿,这就是他这个做哥哥的没有把头打好。

    如果打好了,付致宁就不会对一切毫无眷恋的。

    付致东试着跟付致宁谈,可是付致宁吃素,态度很是平静,平静到了又让付致东的火气飚了上来。

    “阿宁……”

    还是没有忍住,一脚就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都踹了下去。

    “付致宁,你是不是想逼死我啊?”

    付致宁就是那副态度,不寻死看着也不像是想活的样子,付致东只能找父亲,父亲还在国外,一个电话打过去,是他的秘书接的。

    “我爸现在还忙吗?”

    秘书那边说很忙,好像也是在问谁,付致东听见了父亲的声音,说没有特别着急的事儿,就让他先挂了电话,话里的意思就是说付致东有些莽撞了,什么事情不能回家说,偏偏要在这里说,现在说?

    “你把电话交给我爸……”

    父亲先上来就是训斥,这是在什么地方,你怎么会挑这个时间打过来电话,说着说着就是要挂断,付致东终于开口出声了。

    “爸,阿宁要出家……”

    对付致东付致宁的父亲来说,这就绝对是丑闻,现在一个儿子说这辈子是不可能喜欢女人的,接着又有一个儿子说要出家,他的人生是什么啊?要是叫别人知道了,自己还有面子吗?

    人家会在他的背后怎么说?

    要是传开了,以后这个家还要不要了?

    “你先等着我回去。”

    付致东蹲在付致宁的面前:“我已经很父亲说了,他过几天就会回来的,你应该比我了解他的脾气,我的事儿本来他心里就很火大,阿宁……”

    付致东拍拍弟弟的肩膀,什么话都没有了,这就是孽啊。

    上一辈造的孽却让他们来偿还了,如果他们出生在普通的人家里,爱谁喜欢谁,又有什么错误呢?

    付致宁看着付致宁,猛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