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点小说网 都市言情 天运贵女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天运贵女| 作者:李尽欢| 类别:都市言情

    接上:随着第二件拍卖品被缓缓的推上高台,白玉糖陡然坐直了身体,双眸中光华大盛!

    只见在推车之上,静静的放着一尊四四方方的方鼎,这尊鼎周身呈青碧色,其上云纹飞舞,灵兽呈祥,仙草含露,郁郁苍苍,这些雕刻的刀工很是细腻,一丝一毫一勾一划俱是栩栩如生,但整尊鼎却给人一种呆板死寂的感觉,乍一看去,只是一件普通的工艺品。非常文学 書

    白玉糖心中却是奔涌激荡,心潮澎湃。

    又是这种感觉!

    丹田中的聚宝盆蠢蠢欲动,就像一个色中饿鬼碰见了绝世美女,简直是饥渴至极!

    白玉糖强压下心中的激动,用特殊能力故作沉静的望去,那尊方鼎散的物气就跟当初的东皇钟一个样,通天彻地,直冲云霄。

    但是,东皇钟的物气和这尊鼎的物气还有本质的不同,东皇钟的物气更为肃穆庄严,像是佛家的金光大道,让人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而这尊鼎的物气则是万物复苏一般的绿色,绿的苍翠,绿的浓郁,绿的生机勃勃,好似春回大地,草木疯涨,远远望去,满眼都是一片绿色繁华,那是生命脉动的色彩,让人感受到盎然诗意。

    白玉糖几乎被那满眼的翠色震撼了,突然的,一个清清凉凉的声音带着几分严肃,在她的耳边响起,“这件东西很重要,你一定要得到!”

    这是涅梵晨的声音。

    他身为佛子,好像永远站在九天之外,寡淡如佛莲,此刻他的声音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凝重,白玉糖反射性的回头,正好接触到涅梵晨那一双倾尽万世繁华的清冷眸子。

    脸对脸,鼻尖对鼻尖,如此之近的距离,让两人俱是一呆。

    白玉糖只觉得俏脸红,心中微微悸动,她快的转过头去,闷闷的声音带着几分懊恼,“知道了……”

    她的头转的太快,以至于没有看到,就在她转过头去的一刹,涅梵晨这尊佛莲白玉般的脸颊,竟是如同抹了胭脂一般,渐渐转红,那瑰丽的色泽,真真是敛尽了人间风情,让人神为之夺,魂为之迷。

    这时,那茗品轩的老板终于开口了,笑容可掬的脸上带了几分不着痕迹的尴尬,“诸位,这就是我们茗品轩要拍卖的第二件珍品——神农鼎,这个神农鼎……大家应该不陌生吧,这个……它的做工颜色都是难得的艺术品,底价是一万块,现在竞价开始!”

    茗品轩老板话音刚落,就有人不耐烦的开口了,“王老板,你这也忒不地道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刚刚那个紫砂铭壶就是个民国的仿品,不过,仿的还不错,有一定的收藏价值,但是,这尊鼎可一看就是假的,世界上哪有什么神农鼎,左不过是些神话传说,这鼎充其量是个工艺品,连仿品都不是,您把这东西拿出来拍卖,这不是浪费大家时间呢吗?”

    这人的话一出口,就得到了众人的纷纷附和。

    王老板瞧着这一幕,不由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中暗暗诽谤:难道他不知道这东西是假的?他也不想拿出来拍卖啊!

    主要是最近他的收购出了点问题,没收到几件真品,只能拿这些东西出来充个数,毕竟他瞧着这尊鼎做工精致,上面的图案又很大气,跟书画中的神农鼎有几分相似,于是就编了这个噱头,谁知道效果适得其反。

    事到如今,王老板只得讪讪的笑道,“诸位,这个……这尊神农鼎固然不是真品,但它毕竟来源于上古传说,还是有些艺术价值的,说不定有人会喜欢呢?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各位就给了面子,开始竞价吧!”

    谁知王老板说完这话,下面竟全无反应,众人品茗的品茗,聊天的聊天,就是没有一个开口竞价的!

    这下王老板是真着急了,心中那个悔啊:早知道就不拿出来卖了!这件东西要是流拍,可就成了茗品轩拍卖会开办以来,第一件流拍的东西了!

    就在这时,一个宛如天籁,沉静悦耳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我出一万五千!”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在包间的一个靠窗的角落,圆桌周围坐了四个人。

    这四人竟是仿佛集天地钟灵于一身,在场的众人大部分都是上了岁数的,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人直接出了小小的惊叹。

    没有人比王老板更高兴的了,好不容易有人出价了,还是这么一个绝色的小丫头,真真是讨人喜欢啊!

    “这位小姐出价一万五千万!还有没有人出价?”王老板适时的问道。

    白玉糖并没有将价格抬得太高,那样很容易引人怀疑,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王老问完,地下竟然又是一片宁静,自然是没有人竞价了。

    见此,这老头儿也不再含糊,要是再拖下去,说不定又要冷场了,直接宣布道:“这件神农鼎就归这位漂亮的小姐所有了!”

    当神农鼎被送到白玉糖这里的时候,她觉得丹田中的聚宝盆几乎要跳出来了!

    白玉糖赶忙轻手轻脚的将神农鼎放在铁木一直抱着的那个纸箱里面,心境这才稍稍平复下来。

    涅梵晨不着痕迹的看了眼那尊方鼎,眼中流过一闪而逝的华光。

    田甜对于白玉糖的行为却有些不解,“不就是一件工艺品吗?用得着这么小心吗,姐妹,你不会是想把这东西摆在你的新宅子里面吧?这也不搭啊,我说你买这么一个东西有神马用啊!”

    “喜欢就买了,哪有那么多因由。課外書”白玉糖对于田甜的求知欲颇有些无语。

    田甜见自家姐妹懒得说,自然识趣的不问了。

    不得不说,这茗品轩的品质还是不错的,后面的拍卖品中倒是出了几件价值百万的好东西,不过,这些东西还不放在白玉糖的眼里。

    她现在迫切的想要这场拍卖会赶紧结束,这样她才有机会,向那个王老板打听这尊方鼎到底是从哪儿得来的。

    经历过东皇钟的事件之后,白玉糖多少也有了点明悟:她的聚宝盆似乎对于内壁上刻着的那些神器,有着一种极度的渴求,它们明明不是一体,却又完美的融合,一切的一切都透着让人无法解答的神秘。

    她有一种预感:要想解开这个谜题,必须要集齐聚宝盆上刻着的所有神器。

    所以,有一丝的线索,她也不能放过!

    中午,茗品轩免费提供了茶饼和桂花糕,拍卖会直接进行到了下午,才算是真正结束。

    结束之后,白玉糖直接找上了王老板。

    见到来人是白玉糖一众,王老板精神矍铄的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我道是谁要见我,原来是这位漂亮的小姐啊,欢迎欢迎,刚刚在拍卖会上,老头儿我还要谢谢你,化解了会场的尴尬,要不然,我这张老脸可就下不来台喽!”

    这老头儿说的的确是心里话,他对白玉糖等人确实是大有好感。

    “您太客气了,我真是因为喜欢,才拍下了哪尊方鼎,实在是当不得您老一谢。只是,我有一件事想请教您,还请您务必帮忙。”白玉糖唇角含笑,盈盈有礼。

    王老板直接热情道,“小姐请说,只要是我老王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那我就先谢过了,王老板,我想知道,你这尊方鼎是从哪儿得来的?”白玉糖问出这个问题,面上没什么变化,心中却是直打鼓。

    “这个啊……”王老板沉吟片刻,“这神农鼎是我收购回来的,我们茗品轩每星期办一次拍卖,自然是需要大量的拍卖品的,在这儿有些是代卖,有些是自己收购的,要是我没记错的这神农鼎应该是在苏州那边收购过来的,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了,毕竟过了挺长时间了,不瞒你说,这方鼎自从低价收购回来以后,就在我仓库里放着,要不是最近没什么好物件,我也不会把这东西拿出来充数,还好有小姐捧场!”

    “苏州……”白玉糖闻言不由得有些失望,单单知道这些信息,跟一无所获也没什么分别,不过,她的面上没有表现出半分,依旧是笑靥如兰,“谢谢王老板如实相告,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了,先走了。”

    “哎,等等!”王老板见白玉糖这就要告辞,赶忙从玻璃橱窗中,拿出了两包包装精美的茶叶,不容分说的塞到白玉糖的手中,“相逢就是有缘,更别说今天几位还给我解了围,我们这里是茶楼,也没什么送给大家的,这两包是君山银针和六安瓜片,东西不多,就是个心意,希望你们收下。”

    白玉糖见王老板说的真诚,也不好推却,将两包茶叶接了过来,“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王老板馈赠。”

    “慢走,诸位慢走。”

    离开了茗品轩,时候也不早了,白玉糖这一趟的收获简直比之前的西域之行也不遑多让,几个人也没再转悠,心满意足的回了宾馆。

    她们回宾馆的时候,正巧碰到6言卿,黄师傅和周明军三人,几人在一起用了晚饭。

    6言卿听说白玉糖又买了几个物件,吃过饭后,一众人便迫不及待的聚到白玉糖的房间,想看看她到底买了什么好东西。

    当看到那些带着标价签的陶瓷荷叶碗的时候,6言卿颇有些哭笑不得。

    但是,当他的目光转向那个黑漆马糊的大罐时,眼中却是陡然一亮。

    “周大哥,麻烦你拿一盆水和几条干毛巾过来。”6言卿有些兴奋的说道。

    周明军闻言立刻去置办了。

    田甜惊奇的问道,“6大哥,难道这黑乎乎的大罐子也是用什么特殊的手法遮住了不成?”

    “没有,”6言卿一边查看,一边答道:“这陶罐只是外面的土层太厚,要好好的清理一番,我觉得这大罐不简单!”

    这正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6言卿只是简单的上手看了看,就察觉出大罐的不凡,的确是水平高。

    白玉糖淡淡的提醒道,“这大罐的里面还有两只小碗,我看着也不错。”

    “小碗?”6言卿往大罐里面望去,小心翼翼的将小碗取出,细细打量片刻,点头说道,“碗壁薄,碗身轻盈,是好东西,不过具体的,还要擦出来再看看。”

    很快,周明军就将水和毛巾准备齐全了。

    6言卿将毛巾沾了水,很是仔细的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